2019-04-03 13:11

創新驅動中國企的戰略目標與定位


    創新是國家戰略的核心,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樞紐。國有企業是國家創新戰略的引領者和踐行者。國有企業要發揮國家創新戰略的主導作用,必須將創新作為根本的戰略目標,并根據這一目標進行戰略定位,將自主創新、成果轉化、創新擴散和軍民融合等作為戰略重點。這一方面要求國有資產管理部門改革國有企業的考核和激勵制度,將創新作為國企考核和激勵的主要指標,建立適應創新時代的國企考核激勵制度;另一方面,國有企業必須主動適應經濟新常態,加速自身的改革和創新,改革科研體制,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突出企業技術創新和產業創新的主導作用,全面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為國民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為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發展目標貢獻力量。

  國企創新的戰略重點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國有企業的戰略定位究竟是什么?這是個一直討論的老問題,但事實上并沒有很好地解決。近些年來,關于國有企業戰略定位問題有了新的進展,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對這個問題的認識進一步清晰,并作出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的戰略決策。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強調,實現“十三五”時期發展目標,必須牢固樹立并切實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五大發展”理念。其中,“創新”被擺在最為核心的位置,成為“五大發展”理念之首。所以,國有企業必須在經營發展中貫徹國家的創新戰略,將創新作為根本的戰略目標和戰略定位。

  國有企業創新目標和戰略定位應當確定以下幾個方面為重中之重:

  第一,自主創新。

  在工業化和現代化過程中,我國是“后發者”,因而享有“后發優勢”。所以在科技領域我國長期采取引進學習、改進和吸收戰略。這種戰略無疑加速了我們的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但是,隨著我國科技水平的不斷提高,這種“后發優勢”加速遞減。另一方面,發達國家為了保持技術領先地位,越來越重視防止技術外流,使我國學習和吸收國外先進技術的難度越來越大。這就要求我們必須通過多種方式不斷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持續提升自身的科技實力。

  我們還必須看到,我國科技進步速度快,取得的成果舉世矚目,但真正的自主創新或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成果還十分有限。所以,自主創新和取得自主知識產權,對于我國國有企業發展和整個國民經濟發展具有重大意義。特別是我們要從一個制造大國走向制造強國,從“中國制造”轉向“中國創造”,就必須重視自主創新,重視自主知識產權技術的取得。目前,新一輪科技變革和產業變革浪潮正在全球興起。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與我國經濟發展方式的加快轉變構成歷史性交匯,為我們實施創新發展戰略提供了難得的重大機遇。面對這種全球創新和競爭浪潮,唯有改革者進,創新者強,改革創新者勝。這迫使我們必須加快創新步伐,一方面緊跟世界創新浪潮,不至于喪失新的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的機會,另一方面通過創新驅動,從模仿式創新轉向自主創新,這樣才能實現彎道超車,趕上和超越發達國家。

  第二,加速轉化。

  自主創新的結果要形成新的產業,并成為國民經濟的主導力量。這些年來,我國科技進步很快,一方面體現為科研期刊的發文數量大幅度增加,一方面體現為專利數量的大幅度增加。但另一方面,我們需要看到,大量科研成果和專利成果的轉化率并不高。這也正是國有企業長期存在的痼疾。這是由于在國有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的科研體制中,長期存在著科研和應用兩張皮的情況??蒲畜w現為論文和報告,即便是專利也常常被束之高閣而無人問津。這當然與科研人員自身脫離產業和市場有關,但從根本上說還是體制的原因。所以我們必須從體制上入手。一方面要解決科研院所的目標體制問題。盡管科研機構不一定與市場直接關聯,也不一定要直接用市場效益來衡量科研成果,但是在體制機制上鼓勵科研成果轉化還是必須做的事,無論何種類型的科研成果最終都要應用于社會和經濟。所以,對于科研人員和科研機構的考核要加上成果轉化率,而不是片面地考核論文發表的數量。這就需要建立科研機構與企業的互動機制,建立科研人員與市場的互動機制。

  另一方面,國有企業也必須主動與科研機構結合,主動尋找可轉化的科研成果,并與科研機構開展合作研究,實施協同創新。為加強企業與科研機構的合作,還需要建立科研成果和轉化成果的產權制度,一方面保證雙方的權益,更重要的是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多年來我們就已提出并鼓勵官產學研的合作,但取得的進展并不理想。從深層里看主要是體制的原因,而具體的原因則是權益的確定和分配問題。國家要制定知識產權市場化和科研成果實用轉化的有關法律法規,特別是要確定和提高知識產權和創新者的權益。過去,我們長期對知識產權和創新者的權益重視不夠,而在當今這個知識經濟時代和創新主導的時代,忽視或輕視知識和創新的結果必然是導致落后和在國際競爭中落敗。

  第三,創新擴散。

  國有企業要承擔創新擴散的任務。就是說,要將通過利用國有資源產生的創新成果推向全社會,特別是眾多的民營企業。國有企業創新利用的是國有資源,而將創新成果擴散至全社會,具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性質。盡管在具體實踐中并不可能全社會無償地利用國有企業的創新成果,但國有企業負有創新成果社會化的責任。另一方面,國有企業創新是承擔著國家創新的使命,并不簡單地是為了國企自身效率和競爭力的提高。國家向國有企業投入大量資源,實際上將國家創新任務委托給國有企業,國企創新實際上是承擔著國家創新戰略的使命,其本身就包括向全社會擴散的任務。所以,國企創新不能立足于自身競爭力的提高,更不能簡單地市場化地思考問題,更不能以在市場上打敗民營企業為目的。當然,國企創新的擴散也不可能是無償的,而應探索市場化的方式,但決不能以企業利潤和微觀效率為第一目的。

  實現國有企業創新成果的擴散,擴大國有企業創新引領作用,必須摒棄傳統的所有制概念,突破傳統的所有制禁錮,打破國有資產流失禁區,使創新成果擴散不僅合理合法,還要名正言順。國有企業創新成果的擴散,可以通過混合經營方式實現。國有企業作為國家創新的主導或龍頭,不僅僅是要增強國企自身的競爭能力,更重要的是發揮國企創新龍頭的作用,帶動整個行業的創新發展,并進一步提高國民經濟的創新含量。而要充分發揮國有企業的創新引領作用,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混合經營的方式,將創新成果擴散到整個行業。一般來講,技術轉讓和技術市場是創新擴散的重要途徑,但混合經營是將各個利益主體有機地結合在一起,不僅加速國有企業的創新擴散,擴大國有企業創新引領的效果,同時,國有企業還可以吸收民營企業的創新經驗,分享民營企業的創新成果,實現優勢互補的效果。例如,國有企業可以嘗試通過招聘民營企業成功人士進入高管層的方式改善企業創新治理結構。國有企業也可以通過創新并購的方式吸收更有創新活力的民營企業加盟國有企業。國有企業還可以通過職工持股或民企參股等多種方式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

  第四,軍民融合。

  軍民融合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在實施軍民融合戰略中具有舉足輕重和無可替代的地位。近些年來,中央企業科技創新能力逐漸增強,產業技術基礎日益雄厚,國際競爭力不斷提高,為實施軍民融合戰略提供了強大的產業基礎。實施軍民融合戰略,也是國有企業創新發展的重大機遇。國有企業特別是央企,要著眼國防和國家安全的大局,從本行業、本企業的實際出發,把國防和國家安全的難點,作為自己的重點,勇于承擔國家責任,主動加入到軍民融合的戰略之中,立足自身的行業優勢,進入軍民融合專業體系,并融入對應的軍民融合體系之中,為我國強軍戰略貢獻力量。軍民融合戰略也將反過來推進國有企業的創新發展。

  制度創新:使國企成為真正的創新引領者

  國有企業作為創新主體為國民經濟增長創造新的動力源,推動和主導國家經濟發展。不僅如此,創新更是國有企業自身發展的根本動力源。所以,國有企業必須主動適應經濟新常態,加速自身的改革和創新,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突出企業技術創新和產業創新的主導作用,全面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做強做優做大。

  我國國有企業在科技創新和產業創新方面,并不能滿足市場競爭和國際競爭的需要。這不僅由于我國科研體制存在矛盾,還由于國有企業體制機制本身也存在矛盾。所以,國有企業的科技創新和產業創新,必須以體制機制創新為先導。

  國有企業首先要具有創新動力。一般企業創新動力主要來源于市場,但是國有企業不同于一般企業,國有企業的創新動力一方面來源于市場,另一方面,國有企業的創新動力還來源于國有資產管理部門,也就是說來源于國有資產管理部門所制定的激勵,具體說就是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對國有企業的考核制度。國有資產管理部門根據國家戰略,對國有企業規定了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等考核指標,對于國有企業的經營管理層具有重要影響。所以,國有資產管理部門要在考核指標體系中,大大提高創新的權重。由于創新本身的風險極大,而國有企業的經營管理者大多具有雙重身份,既是企業經理人員同時也是國家干部,這種雙重身份決定他們大多屬于風險厭惡型的,因而也就大多不是創新積極型的。要改變這種狀況就必須從國有企業經理層的考核指標入手,既要考核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也要考核國有企業的創新貢獻,并且對后者還要給予偏大的權重。所以,國有企業特別是對國有企業經理層考核指標的改革,創建適應創新驅動戰略的國企考核新標準,是引領國有企業從國有資產保值增值型轉向國民經濟創新引領的關鍵。

  國有企業成為國民經濟發展的創新引領者,就要實施國有企業科研體制改革。國有企業考核標準的改革,是解決國有企業經理層創新積極性問題,而國有企業科研體制改革則是解決國有企業自身的創新機制問題。這就需要實施支持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政策措施,啟動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落實國有科技型企業股權激勵和分紅激勵實施辦法。這些措施將有助于提高國有企業的科技創新能力,提高科技成果轉化率,激發企業創新熱情,推動知識資本轉化為現實的生產力,釋放知識資本紅利,激發創新活力。為此,國有企業更要加強科技人才隊伍建設,研究探索強化自主創新能力的體制機制,從而加快形成廣進賢才之路,廣納天下人才,不拘一格用好人才。開創人盡其才、才盡其用的良好局面。

  在這個方面,最為關鍵的問題是要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提高科研人員成果轉化收益分享比例。當下所存在的最為普遍也是影響最大的問題,就是創新成果的歸屬和創新人員的利益分享問題。國有企業創新人員所完成的創新,自然歸國有企業,屬于國有資產范疇。但是,我們必須考慮的是,在創新過程中,核心人員和團隊具有極為關鍵的作用。盡管創新是在國家和國有企業投入了大量資源情況下完成的,但也是創新人員及其團隊創造性勞動的結果。所以,如何充分地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在體制機制上保證他們的收益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在這個方面,目前存在的最大禁忌也許是國有資產流失。但試想,如果不能充分調動這部分人員的積極性,創新不僅難以成功,即使成功也可能要耗費更多的資源。另一方面,我們必須承認創新與一般性勞動不同,創新的成功往往是創新者獨特創造力的結果。對于這種獨特的創造力必須給予承認和回報。

  在解決國有企業經理層和創新人員及其團隊的積極性前提下,還要在體制機制上解決創新失敗的容忍度問題。不論是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對于國有企業管理層的考核標準改革,還是國有企業自身科研體制的改革,都必須解決創新成果的投入產出評價問題。創新有風險,創新程度越高,風險度就越高。當然,高風險與高回報是對應的。然而,就個例來講,高風險創新并不一定都獲得高回報。我們的國有企業經理層往往就因為創新的高風險而望而卻步,止步不前,甚至將創新視為畏途。這就需要我們對創新失敗給予更大的容忍度。在高風險的創新面前,不要首先想到失敗的后果,而是要想“萬一成功了呢”?如果是民營企業,那么這種創新風險由他們自己承擔,而創新回報自然也歸屬于他們的企業。但國有企業面對類似的問題就不是風險自擔和回報自享那么簡單。所以,要使國有企業成為國民經濟發展的創新引領者,必須在體制機制上解決創新風險的分擔和創新失敗的責任問題,重點就在于提高創新失敗的容忍度。當然,國有企業的創新活動也必須科學決策在先,集體決策在先,而在創新過程中也必須遵循科學規律。

  國有企業創新不僅局限于科技創新和產業創新,還必須加強管理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這些年來,新的科學技術正在改變甚至顛覆傳統的管理模式和商業模式。對此,國有企業必須有足夠的認識和及時有效地反應。國有企業掌握最先進的技術并占據最先進的行業,但是,由于國有企業本身的體制機制問題,在管理模式和商業模式創新方面并不一定會領先。事實上,這也是國企改革的一個重要課題。例如,在互聯網和大數據時代,國有企業如何使自己的管理模式和商業模式與時俱進,如何實施“雙創”戰略和 “互聯網+”戰略,如何在“中國制造2025”這樣的大戰略中發揮作用等,都存在巨大的機遇和挑戰??傊?,創新是全方位的,要在堅持科技創新的同時,堅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價值創造為目標,高度重視集成創新、組織創新、管理創新、品牌創新和商業模式的創新等等,做到有機統一、相互促進,不斷提升企業綜合創新能力。

  創新驅動必須充分發揮央企的作用。不論從科技創新還是從產業創新方面來看,央企都具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從國家創新驅動戰略和央企的具體情況出發,一方面,必須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探索有效的運營模式,通過開展投資融資、產業培育、資本整合,推動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優化中央企業國有資本布局結構;另一方面,要通過股權運作、價值管理、有序進退,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將中央企業中的低效無效資產以及戶數較多、規模較小、產業集中度低、產能嚴重過剩行業中的中央企業,適度集中至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做好增量、盤活存量、主動減量;搭建科技創新平臺,通過市場化方式設立各類中央企業科技創新投資基金,鼓勵優勢產業集團與中央科研院所重組;搭建國際化經營平臺,通過市場化運作方式,搭建優勢產業上下游攜手“走出去”平臺、高效產能國際合作平臺、商產融結合平臺和跨國并購平臺,增強中央企業聯合參與國際市場競爭的能力。

  要使國有企業成為真正的創新引領者,培育國有企業的創新文化也是重要的方面。所謂的創新文化就是在排除各種內外激勵情況下,企業自身所具備的創新意識和創新欲望,進一步講,就是創新成為企業的靈魂驅使著企業的創新行為。(來源:經濟參考報)


分享:
干什么能用手机赚钱啊 波克棋牌游戏下载 武汉星星麻将辅助 股票没开盘可以买入 腾讯分分彩是合法的吗 118期正版四不像图肖图 黑金团队快乐8平台是真是假 九游棋牌苹果版下载 11选5前三自创杀号 体彩十一运夺金 广西快3开奖记录查询